部分城市彩礼高致“因婚返贫” 县城有房有车成标配-西

2017-02-08 01:14

  央广网北京2月6日消息(记者车丽 安徽台张建亚 河南台曹博淳)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春节假期已过,不少外出务工的青年们却还留在家乡,在一些劳务输出大省的城市地区,此时正是相亲和结婚高峰期。结婚,原本是一件喜事,而水涨船高的彩礼却成了不少家庭幸福的拦路虎。比喻,如果提到“一动不动”这个词,你怎么也不会想到它指的是汽车和楼房吧。

  没错,这在安徽某地就是车跟屋子的代称,“一动”指的是车,“不动”指的是不动产,房子??这也是当地结婚的“标配”。记者拜访安徽、河南等地发现,不少当地农村青年办婚事,结婚费用居高不下,动辄多少十万的天价花费成为乡村家庭的繁重包袱,部分农夫直呼“娶不起”,有的家庭甚至“因婚致贫”。

  走进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新安镇西桥村,70岁的石德芳这个春节过得有些糟心,本来孙子要定亲让她激动不已,可是知道女方要的彩礼数额后,她再也高兴不起来。原来,亲家提出要按当地“风气”要“一动不动”,也就是汽车和楼房。“汽车要10万块以上的,房子要在六安城里买,要学区房,要一百平以上的。”

  彩礼方面,当地除了盛行“一动不动”,还有“花团锦簇”、“万里挑一”、“六六大顺”。所谓“万紫千红”,就是一万张紫色五块钱,一千张红色的一百块钱;“万里挑一”是一万张五十元旁边放一张一百块钱;“六六大顺”是用秤称六斤六两一百块钱。

  石德芳说,这些好听的字眼用在结婚彩礼上,让个别农村家庭喘不过气来。“我家去年刚盖的新房子,三层,都装潢好了,地板砖、卫生间、厨房、上网的都齐了,就是想给孩子结婚用的。但当初基本用不上了,要到城里买房,咱们盖房子还欠了五万多块钱。”

  听完这位要迎娶孙媳妇的奶奶吐槽,新媳妇小刘的母亲告知记者,他们之所以要这些彩礼,不是要讹诈亲家,而是渴望孩子未来的小家可能有根本的物质基础。

  小刘妈妈说:“钱也好,房子也好,车子也好,咱们老两口不要,我们就一个孩子,想他们能过的好,不然人家都过的好,我们孩子们过的不如人,我们看到也不忍心。”

  河南宜阳县的小周是九零后,从大年初六开始他被家人安排相亲。提到彩礼的话题,小周说,身边同龄人都有点“恐婚”了,因为结婚切实“太贵”。“起步就是三万,有时甚至要六万六、八万八,十万块钱不晓得够不够。很多人都说,现在女孩比论斤卖都贵,甚至浮现特别偏执的气象,就是谁能给得起彩礼就把女儿嫁给谁,还恳求有房有车。”

  近年来,随着农民的“钱袋子”越来越鼓,结婚彼此攀比、铺张挥霍之风在一些农村地域也愈演愈烈。河南省栾川县的倪先生说,与城市不同,农村十里八村都沾亲带故,红白喜事儿多的月份,不仅人人自危,更是铺张浪费严格。因为沉重的彩礼压力,即使家有百万还是会因“结婚返贫”。

  倪先生告诉记者:“一个亲戚家手里有一百万存款,这在农村不得了,但他当初遇到艰苦。俩孩子都找对象,对方请求必须在县城有房,算下来一百万刚好够俩孩子买毛坯房,还不敢买太大。整理完后,一百万基本上花完,孩子结婚都没钱。”

  在我国,彩礼之俗由来已久。结婚时,男方给予女方一定的聘金、聘礼,一方面表明自己的诚意跟信念,另一方面也达成了某种形式上的契约关系。而现在,这一持续多少千年的传统婚嫁风气却越来越往一条畸形化之路上发展,攀比、铺张、炫富、浪费等诸多不良风气也接踵而至。

  山东大学社会学系传授王忠武表示,农村高价结婚彩礼以及婚丧大操大办,不仅是社会风气问题,而且是影响农村社会总体牢固、妨害农夫彻底脱贫致富的重大问题。大量存在的农村离婚纠纷、民间借贷纠纷,始作俑者多为高价彩礼、大操大办。另外,被婚礼重大透支的家庭经济让父母从新返贫,导致其在年迈体衰的境况下病无可医、老无所养。

  公共治理学专家丁兆林认为,现在把彩礼从新拿出来,说明经济价值又体现出来了,男女等同的理念还不得到真正的认可。当钱财在婚姻中表演更重要的角色时,人的位置在下降。假如社会保障真正完善,彩礼不存在真正的价值,人们在婚姻中更器重象征意思的货色,比如婚戒等。

  要想遏制部分农民“因婚致贫”“随礼返贫”,还需要引导农夫有伤风化,潜移默化地转变思维意识,通过倡导新事新办、健康婚礼、文明婚礼,逐渐使新的婚姻风尚成为农村婚俗的主流。中国公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养王丛虎提到,有的村落由村委会下属或者村民自发成破了自治组织“红白理事会”,对尺度农村彩礼起到了踊跃作用。

  王丛虎倡导,发挥民间组织的作用。有的地方通过官方纪委纪检监察,成果并不明显,由于纪委针对公职人员和党员。但红白理事会关联的是所有村民,是民主选出的百姓认可的,能够对每家的红白事理解干预,农村有这些组织的,比不的在彩礼方面要更标准一些。

编辑: